比特币

比特币或将成为阿富汗逃亡难民和女性权力的金融自由工具

Roya Mahboob 是阿富汗第一位女性科技首席执行官,也是《时代》周刊排行中在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也是最早将比特币引入阿富汗的企业家之一。

塔利班于 1996 年首次接管她的国家并入侵她的家乡时,那时的她只有 7 岁。

一天,她戴着她最喜欢的红围巾在自家前院玩自行车时,一群武装人员开着一辆吉普车,用她听不懂的语言向她父亲尖叫。之后,她就再也不被允许出去玩了。

“我的家人拿走了我的围巾,强迫我穿黑色连衣裙,”她说,“就像其他所有的女孩一样。”

最令人不安的是她不能再去上学了。取而代之的是,她被迫去清真寺,学习古兰经。对她来说,所有通往知识的道路都已关闭,通往外界的所有桥梁都已被烧毁。

塔利班征服阿富汗后不久,Mahboob 的家人逃往伊朗。她告诉我,她的父亲是一位世俗领袖,在宗教原教旨主义的新土地上养家糊口对他来说太危险了。她在陌生的土地上长大,在伊朗只能是个二等公民。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她渐渐习惯了伊朗的生活,当她的父亲于 2003 年决定全家搬回阿富汗时,她不再害怕。

由于美国打动了阿富汗战争,使她有一天可以回到自己的家乡—赫拉特市,她记得那天晚上出奇地平静。伊朗国家电视台将阿富汗描绘成一个充满死亡和毁灭的地方,但 Mahboob 发现她的家乡地区稳定了。当时十几岁的她仍然被迫戴头巾,但她发现这些限制要比塔利班的政策要宽松得多。虽然到处都有外国军队,但她认为有很多新的经济机会,安全局势也安全得多:“空气中弥漫着希望。”

成为阿富汗第一个女性CEO

Mahboob 回到家乡后的新生活中,最吸引她的一个地方就是网吧。住在伊朗,她从未被允许去图书馆或书店。她的学校教育有限,主要以伊斯兰教为基础。回到家乡后后,她听说一家商店有可以相互交流的小盒子(电脑)。人们甚至可以通过电子信息与其他人交谈。但是,这种商店不允许女性进入。

“有一天,”她说,“我强迫我的一个堂兄弟带我进去。” 咖啡馆老板不让他们进来,但她很坚持,最终咖啡馆老板心软了,让她进去体验了一次电脑,她立刻爱上了电脑。后来她得知联合国已经为女性开设了当地的计算机课程,老师告诉 Mahboob,如果她能让 15 个女孩报名,她们就可以开课。她召集了她的表兄弟和朋友来实现它。经过六个月的课程后,她迷上了网络。

第二年,也就是 2004 年,Mahboob 进入赫拉特大学攻读计算机科学专业。在接下来的四年里,她学会了如何编码,她希望“通过技术改变世界”的愿望与日俱增。

不知不觉中,Mahboob 接触到了一群远在千里之外的程序员团体:密码朋克。他们相信改变社会的最好方法是通过技术,而不是通过政府,他们的理念是未经许可就进行创新。是的,他们与 Mahboob 的愿望一致,并邀请她加入密码朋克社区。

她继续学习,最终毕业后晋升为大学 IT 部门的协调员,在那里她帮助学院构建了校园网络架构。她学习英语,并开始参与北约倡议的一项计划,帮助阿富汗所有重点大学的网络用过光纤连接起来。

2009 年,Mahboob 会见了美国国防部副部长保罗·布林克利。她得知:美国想在她的家乡建立一个技术孵化中心。当时的 Mahboob 已经建立了一个对技术和软件感兴趣的年轻女孩协会。国防部副部长布林克利问她:“为什么不创办一家公司?我们可以雇佣你。”

汇款系统的缓慢迫使她研究数字货币

Mahboob 与美国政府及多边组织签订了合同,建立了 Citadel Software。

为什么叫这个名字?

“在赫拉特市,”马布布说,“有一座美丽的城堡笼罩着城市的其他地方。这令人印象深刻,甚至令人叹为观止。” Mahboob 说,她的公司希望成为软件编程的城堡和女性可以安全地从事职业的地方。

她当时不知道,她已经与许多比特币用户处于同一领域,他们经常谈论“城堡”,“城堡”是他们可以在没有外部控制的自由空间。“我会在城堡里见到你,”这是比特币播客斯蒂芬利维拉的经典结束语。

Mahboob 也建立了自己的“城堡”,并成为阿富汗第一位女性科技 CEO。为了启动 Citadel 公司,她使用了她在大学和阿富汗教育部工作时节省的一些钱。当然,她获得商业融资的机会比男性少,但与美国国防部副部长布林克利的会面是她人生的“转折点”。美国政府将向她的公司付费,以咨询在阿富汗建立技术系统的优势、劣势和不同方法。

几个月后,她的 Citadel 公司也赢得了阿富汗政府的合作。2011年底,一位意大利商人看了一部关于 Citadel 的纪录片。他非常感动,最终伸出援手为公司提供了资金,并在 2012 年底给了 Mahboob 私人投资。

“Citadel 有 85% 是女性,”Mahboob 说。“对于 Citadel 的每个女性来说,这是她的第一份工作。”

因为这是一个主要是女性的环境,保守的家庭更愿意让他们的女儿在那里工作,而不是在男性主导的公司中工作。

与此同时,Mahboob 创办了一个名为 WomanNX 的平台,帮助阿富汗学生和大学的女性在家工作,根据她们的贡献获得报酬。工作范围从上传短视频到撰写文章或翻译文档。

起初,Roya 以现金支付给她的员工和 WomanNX 的贡献者。但是这些员工想把钱寄给家人,并且向全国不同地区的供应商付款以购买商品。这时她们使用了 Hawala 系统,这是一个 8 世纪的汇款流程,依赖于经纪人和可信赖的中介网络。

对于 Mahboob 和女性来说,这个古老的平台效率低下,更糟糕的是,汇款的记录并没有记录在 Hawala 系统,很难核实全部金额是否已到达收款人手中。

由于美国的制裁,PayPal 仍然无法使用。而且这些妇女没有银行账户,所以她无法向她们汇款。妇女必须得到她们父亲或丈夫的许可才能开设账户,而这往往得不到批准。因此,Mahboob 研究起了数字货币的想法。

Mahboob 的员工希望对他们的时间和收入进行数字控制。

“如果我给他们现金,”她说,“他们的父亲、丈夫或兄弟可能会发现并带走它。”

“比特币不能区分性别”

2013 年初,Mahboob 的意大利商业伙伴向她介绍了比特币。他说这是一种新型货币,无需银行账户即可在手机之间转账。与由政府主导的阿富汗当地货币不同,比特币价格会在公开市场上浮动。当 Mahboob 第一次了解比特币时,它的交易价格约为 13 美元。到 2013 年初夏,它突破了 70 美元。

“起初,我认为女孩们不会相信比特币,”Mahboob 说。“这太难理解了。”

但她的商业伙伴鼓励她说:“让我们试试吧——我们有什么损失?”

因此 Mahboob 教她的员工和承包商如何在他们的手机上安装比特币钱包,如何接收资金以及如何备份他们的储蓄。如果女孩们想花掉比特币,Mahboob 会用现金从她们那里买回来。

“我开始将比特币理解为 Hawala 系统的数字升级版,”Mahboob 说。她和妇女们喜欢用比特币支付报酬,因为她们可以把它保存在手机上,而且没有人需要知道她们有多少钱。

“女孩们很高兴终于拥有了她们生活中的男人无法从她们身上拿走的钱,”马布布说。“它给了他们安全、隐私和安心。”

在 2013 年夏末和秋季,比特币的价格飙升至 1000 多美元。Citadel 公司已将其所有现金资产投入比特币。女人们简直不敢相信她们的新财富和经济自由。

但在 2013 年 11 月,比特币崩盘,相对于美元贬值了 60%。Citadel 公司的资产遭遇到毁灭性的贬值。更糟糕的是,其员工的积蓄蒸发了。

“我们的竞争对手认为 Citadel 是由从年轻女孩那里偷钱的骗子经营的。”Mahboob 说。

2014 年和 2015 年对 Citadel 和 Mahboob 来说是艰难的一年。她不得不裁掉很多员工,WomenNX 也因此失去了人气。她没有关闭,但缩小了业务规模,让她有更多的时间和精力通过软件帮助年轻女性学习职业技能。2014 年,她成立了一个名为数字公民基金 (DCF) 的非营利组织,以教育女性如何使用计算机技术。

“在那时,许多阿富汗人已经失去了对比特币的信任。但我无法忘记它的潜力。它一直印在我的脑海里,不会消失。”她说。

2016 年晚些时候,她通过数字公民基金创建了一个课程,教许多学校的女性如何使用比特币、设置钱包并了解网络的“区块链”分布式账本系统如何运作。截至 2021 年 8 月,由于 Mahboob 和 DCF 的非营利性的付出,赫拉特地区的数千名女性了解了比特币并获得了更多的财务自由。

Mahboob 说女孩们喜欢他们可以在不需要银行账户的情况下接收、保存和消费比特币。只需要几分钟就可以设置钱包并写下种子短语来备份他们的积蓄,以防他们丢失手机。他们可以在几分钟内将钱汇到世界任何地方。

也许比特币对于阿富汗来说,最强大的功能是,比特币不能区分性别。尽管发生了 2013 年的崩溃,但这项技术非常有趣,不容忽视。

比特币是逃亡难民和女性权力的金融自由工具

一些阿富汗的女性确实保留了 2013 年的比特币。其中之一是法尔赞。Mahboob 说,法尔赞为她工作,担任网络经理,她在 Citadel 工作期间赚取了 2.5 BTC。按照今天的汇率,法尔赞的收入现在将是阿富汗人平均年收入的100 多倍。

2016 年,法尔赞因从事计算机工作而受到塔利班和阿富汗其他保守派的威胁。当他们袭击她的房子时,她决定卖掉房子和资产,与家人一起逃往欧洲。

像其他数千名阿富汗难民一样,法尔赞和她的家人经历了步行、开车和乘坐火车,穿越了伊朗和土耳其,经过了数千英里的路程,最终于 2017 年抵达德国。 一路上,一些恶毒的中间商和小偷偷走了他们随身携带的他们的珠宝和现金。有一次,他们的船坠毁,更多的财物沉入地中海底部。这是许多难民都熟悉的悲惨故事。但在这种情况下,情况有所不同。法尔赞保留了她的比特币,因为她将私钥写在一张看起来隐秘性较好的小纸条上,小偷们找不到它。

当法尔赞历经艰险最终到达德国后,她以 2,500 美元的价格出售了一些比特币,以美元计算,她的收入是她最初收入的十倍。比特币帮助她开始了新的生活。回顾近代历史上无数的难民,Mahboob 认为比特币可能会改变许多人。

现如今,我们故事的主角 Roya Mahboob 将比特币用作储蓄和对于未来的投资。她在 2013 年以大约 100 美元的价格获得的比特币价值增加了 500 倍。她经常用它从纽约寄钱给阿富汗的朋友、家人和供应商。

在过去两年中,许多 Hawala 系统的使用者开始了解比特币。在赫拉特,越来越多的人愿意购买比特币以换取现金。根据数据公司 Chainanalysis 在调整购买力和互联网普及率后,它们报告称,阿富汗的点对点交易量在世界上排名第七。

Mahboob 并不将比特币视为西方的创新或硅谷的创造,而是将比特币视为可以赋予女性权力的全球金融自由工具。阿富汗的许多女孩和妇女没有身份证或银行账户。

“比特币可以赋予他们力量。他们可以学习如何挖矿、编码或交易,当他们赚钱时,他们可以将其转化为自力更生,从而摆脱阿富汗妇女在家中的传统角色。”Mahboob 说。

Mahboob 不知道比特币的神秘发明者中本聪是否会意识到它会变得如此强大。对她来说,这是自互联网以来最能改变世界的发明。

“这不仅仅是一项投资,”她说。“这是一场革命。”

比特币对阿富汗来说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重要

在阿富汗被塔利班重新夺取政权之后,阿富汗人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经济窘境。早在这之前,就有多达1400 万阿富汗人没有足够的食物吃。其中有 250 万人已经逃离阿富汗。现在,阿富汗所有的银行账户都已被冻结,经济活动放缓,汇款也已停止。在提款从每天数百次飙升到每天数千次之后,自动取款机也被迫关闭。

阿富汗货币已跌至历史新低,上周单日下跌 5%。更令局势雪上加霜的是,美国政府向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施压,要求停止向阿富汗发放 4.6 亿美元的特别提款权,并没收了 99% 以上,这是一种可以兑换硬通货(金属货币或国际信誉良好的法币)的信贷。德国政府已暂停提供 3 亿美元的援助。世界银行宣布将冻结其援助机制,该机制曾向阿富汗承诺超过 180 亿美元。阿富汗经济可能会被制裁扼杀,而不是得到援助的支持。

西联汇款和速汇金——世界上最大的两个汇款机构,已经切断了服务,汇款是该国的重要生命线,占经济的近 4%,即每年约 8 亿美元。但是现在阿富汗人在从国外收款时会受到这些声明:

“西联汇款了解人们迫切需要获得资金,我们致力于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为我们在阿富汗的客户恢复运营。我们将继续密切监视局势,并将让所有相关利益相关者了解进一步的发展情况。”

Mahboob 指出,虽然塔利班可以粉碎当地企业或关闭金融现代化计划,但他们无法阻止比特币。

阿富汗前中央银行行长阿杰迈勒·艾哈迈迪(Ajmal Ahmady)曾在秋季逃亡,他曾预测资本管制、货币贬值、物价上涨以及穷人的艰难时期。他说,塔利班只能获得该国储蓄的 0.1% 至 0.2%。再加上汇款和援助流动放缓,将使货币崩溃并导致价格上涨。

在这种可怕的情况下,专家预测恶性通货膨胀和经济可能收缩多达20%。持有阿富汗货币的人试图将其兑换成美元或商品,从而推动价格越来越高。在一个只有 10% 到 15% 的人口拥有银行账户的国家,阿富汗人的购买力迅速下降将是毁灭性的。有专家说俄罗斯或中国的干预可以防止经济崩溃,但艾哈迈迪称这是“过于乐观的情况”。

“事情总是这样,无论精英做什么,穷人都会受苦。”Mahboob 说。

阿富汗战争—腐败的遗产

过去20年来,阿富汗取得了许多成就,特别是在妇女权利、选举和教育方面。阿富汗女孩上一年级的人数从 2001 年塔利班统治的零上升到过去十年的 60% 以上。但是政府的致命罪行是腐败。

Mahboob 认为:“精英们只考虑自己的利益。”

阿富汗发动了美国历史上最长的战争,造成超过 240,000 人死亡,但该行动几乎没有受到审查。由于阿富汗和伊拉克 20 年的战争,美国面临惊人的 10 万亿美元债务:2 万亿美元的债务融资用于支付战争费用,到 2050 年将支付 6.5 万亿美元的利息,以及为四百万退伍军人支出的 2 万亿美元。大部分战争资金都被浪费了,因为数亿美元的设备已被摧毁或目前处于塔利班控制之下。

Mahboob 批评西方“支持”阿富汗的方式。在她的国家投资了数百亿美元,但实际上很少能给到阿富汗人,大部分给了美国的非政府组织和公司来执行,并将这些钱带回美国,而不是让其渗入当地社会。有 1440 亿美元自 2002 年以来投资于阿富汗,但是最终有 80%~90%的资金回到了美国,这是一个“由国防承包商,华盛顿富翁和援助承包商组成的一个复杂的生态系统”。

一名前美国士兵说:“阿富汗军队不是真的。阿富汗政府当局从来就不是真的。他们从不收税。它从来都不存在……这只是一个由美国资金资助的大型就业计划,当钱看起来要花掉的那一刻,每个人都回家了。”

Mahboob 认为可能会有一种不同的未来,阿富汗实际上是独立的,而不仅仅是一个如此依赖以至于它在没有外国支持的情况下崩溃的东西。

比特币可能早就阿富汗的未来

Mahboob 认为比特币在过去几周本可以帮助许多其他阿富汗人——无论他们是逃离并需要随身携带积蓄,还是留下来并需要阿富汗货币的替代品。而她正在与塔利班谈判,试图让她的教育计划继续下去。

Mahboob 已经与塔利班发言人 Timothy Weeks 谈过,要为赫拉特地区的女孩开设技术和金融课程。

在迄今为止的谈判中,塔利班领导人告诉她的团队,在赫拉特市,一旦建立了女性专用建筑,女性将能够继续上学。

她发誓要在这方面加倍努力,在数字公民基金计划向前推进中,金融知识和“成为自己的银行”将是关键组成部分,而比特币将成为课程的核心部分。(金色财经)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bitcoinBitcoin (BTC) $ 47,961.00 0.73%
  • ethereumEthereum (ETH) $ 3,406.75 4.13%
  • tetherTether (USDT) $ 1.00 0.36%
  • cardanoCardano (ADA) $ 2.26 2.76%
  • binance-coinBinance Coin (BNB) $ 428.96 3.43%
  • xrpXRP (XRP) $ 1.04 2.69%
  • solanaSolana (SOL) $ 169.24 7.79%
  • polkadotPolkadot (DOT) $ 32.04 0.71%
  • usd-coinUSD Coin (USDC) $ 1.00 0.04%
  • dogecoinDogecoin (DOGE) $ 0.218889 0.86%
PHP Code Snippets Powered By : XYZScripts.com